当前位置:网站首页资讯动态红楼梦中王熙凤生日时,贾宝玉为何要先去水仙庵?
红楼梦中王熙凤生日时,贾宝玉为何要先去水仙庵?

《红楼梦》四十四回王熙凤过生日,这个生日很是不一般。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相关内容,感兴趣的小伙伴快来看看吧。

王熙凤生日,贾母带头凑份子,又吩咐尤氏替她操办,认真让凤姐不操心地过一个生日。

尤氏这边有人有钱,又和鸳鸯打听得贾母的喜好,将生日庆典操办得极为热闹。

按说到了九月初二这天,应该具体描写生日宴会如何富贵热闹,不想曹雪芹笔锋一转,却从李纨讲起。

原来九月初二当天还是海棠诗社正式第一社的日子。众人齐聚要作诗,却发现贾宝玉不见了,派人三番两次去找,还是袭人来说宝玉穿着素白的衣服,一早出门去了。

王熙凤生日,家里热热闹闹办宴会,贾宝玉断然没有独自一人出去的道理。李纨众人想不通,就是跟着贾宝玉出门的茗烟也想不明白。不知道贾宝玉“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第四十三回)一气跑了七八里路出来,人烟渐渐稀少,宝玉方勒住马,回头问茗烟道:“这里可有卖香的?”焙茗道:“香倒有,不知是那一样?”宝玉想道:“别的香不好,须得檀、芸、降三样。”茗烟笑道:“这三样可难得。”宝玉为难。茗烟见他为难,因问道:“要香作什么使?我见二爷时常小荷包有散香,何不找一找。”一句提醒了宝玉,便回手向衣襟上拉出一个荷包来,摸了一摸,竟有两星沉速,心内欢喜:“只是不恭些。”再想自己亲身带的,倒比买得又好些。于是又问炉炭。茗烟道:“这可罢了。荒郊野外哪里有?用这些何不早说,带了来岂不便宜。”宝玉道:“糊涂东西,若可带了来,又不这样没命地跑了。”

要不说贾宝玉这公子从来都是嘴巴支使人。他也不想想要找荒僻冷清的地方,哪里有香有香炉。这些没有准备他白跑一趟又如何?

虽说有些事不宜被人知道,才会撒谎说去北静王府,可到底必要的准备还是要有的。

好在茗烟机灵,又熟悉道路。没有香可以用荷包里的散香,没有香炉,正好前面不远就有经常往来贾家,曾被宝玉瞧不起的“水仙庵”。

要说这水仙庵被贾宝玉瞧不起也是冤枉。你看那水月庵乌七八糟的地方,贾宝玉反对智能儿有好感,算作少年故交。

水仙庵的姑子大体也不是个好东西,但也坏不过净虚那老尼姑。贾宝玉不喜欢的原因,只因为水仙庵供奉的不是佛祖、道祖,而是洛神。

洛神出自《洛神赋》,贾宝玉说是曹植编了骗人的,却被民间信以为真而有愚人祭祀供养。宝玉对此从来嗤之以鼻。

不想这次出门被打脸,不但要去水仙庵求香炉,还要趁机祭奠一二,水仙庵更是遂了他此时的心思。

贾宝玉去水仙庵,主持老尼岂有不喜出望外。有了这个香火缘分,她日后再去贾府,有贾宝玉美言一二句,就够她连吃带拿了。

贾宝玉进去后也不拜洛神之像,却只管赏鉴。虽是泥塑的,却真有“翩若惊鸿,婉若游龙”之态,“荷出绿波,日映朝霞”之姿。宝玉不觉滴下泪来。

其实,从贾宝玉一路行来的举止种种,虽然还不明朗,却已经大概知道他想要祭奠的对象是谁。只是再想不到对方竟然与王熙凤同一天的生日。

(第四十三回)那姑子去了半日,连香供纸马都预备了来。宝玉道:“一概不用。”便命茗烟捧着炉出至后园中,拣一块干净地方儿,竟拣不出。茗烟道:“那井台儿上如何?”宝玉点头,一齐来至井台上,将炉放下。

贾宝玉在水仙庵的后园要找一个清静的祭奠地方,茗烟左选右选都不满意。最后提议“井台儿”,贾宝玉才点头。显然井台儿就是他的心中所想,只是就等着茗烟主动说出,才不落痕迹。

他想祭奠之人连茗烟也不想知道,读书人却不难通过他的种种行迹知道对方就是金钏儿。

从祭奠亡灵,到女儿,再到水仙庵,井台儿……贾宝玉在王熙凤的大日子跑出来,就是为了祭奠投井自尽的金钏儿。

金钏儿之死是贾宝玉的责任,也是他心中之痛。金钏儿死前,贾宝玉还是个任性胡闹的公子,金钏儿因他而死,贾宝玉彻底长大。

从金钏儿死后,贾宝玉再也没有与丫头胡闹玩笑无忌的行为,也再也没有要吃胭脂的习惯。

金钏儿投井自尽,对贾宝玉的教训不可谓不大。越是珍惜女儿,就越是痛苦。

贾宝玉也没有立场对金钏儿表达什么,虽说王夫人给了赏赐,又让玉钏儿吃了双份月钱。可钱能摆平的事,从来不是贾宝玉所愿。

王熙凤这边在开开心心筹备生日时,同样九月初二生日的金钏儿却天人永隔。

贾宝玉内心煎熬,有说不出的苦闷,又不敢告诉人,才想出门寻个清静的地方,好好祭拜一下斯人,聊表寸心,也是忏悔。

他一见洛神之像就垂泪,皆因洛神是水神。金钏儿投井自尽,自然是归于一处。就像后文晴雯死后说是芙蓉花神一般。

贾宝玉对着井台儿之香,行了半礼,也是主奴之分。不过从随后他回家,正赶上表演《荆钗记》,宝玉心中将金钏儿当做“妻子”看待无疑。[枉凝眉]之“一个枉自嗟呀”,说的就是贾宝玉对金钏儿的“遗憾”!不提。

(第四十三回)茗烟站过一旁。宝玉掏出香来焚上,含泪施了半礼,回身命收了去。茗烟答应,且不收,忙爬下磕了几个头,口内祝道:“我茗烟跟二爷这几年,二爷的心事,我没有不知道的,只有今儿这一祭祀没有告诉我,我也不敢问。只是这受祭的阴魂虽不知名姓,想来自然是那人间有一、天上无双,极聪明极俊雅的一位姐姐妹妹了。二爷心事不能出口,让我代祝:若芳魂有感,香魄多情,虽然阴阳间隔,既是知己之间,时常来望候二爷,未尝不可。你在阴间保佑二爷来生也变个女孩儿,和你们一处相伴,再不可又托生这须眉浊物了。”说毕,又磕几个头,才爬起来。

贾宝玉祭奠,茗烟祷告,是最妙之笔。如果只有贾宝玉祭奠,读书人不知所谓。有了茗烟的“祝词”,则又是一篇《芙蓉女儿诔》,妙在一切尽在不言中,也在茗烟自以为是之可笑的祷告之中。

《西厢记》里崔莺莺曾有降香至第三柱箴口不言,丫头红娘代为说出言下心事。如今贾宝玉祭奠由茗烟祝词,就是致敬《西厢记》中这段经典。

茗烟的祝词很有意思,却也一语中的。让读书人省却许多猜疑,也让贾宝玉松了一口气。毕竟闷葫芦只在心中祷告,到底不如有人代为说出口。也是曹雪芹之真意。

茗烟终究担心贾宝玉出来的安全,万一长辈们怒了,他也吃不了兜着走。

于是大道理小要求地哄着贾宝玉在水月庵吃了一碗素面就回去了。

等到他换了衣服去了前院花厅,正看到在垂泪的玉钏儿,更证明他之祭奠就是金钏儿。

玉钏儿一见他来,便收泪说道:“凤凰来了,快进去罢。再一会子不来,都反了。”记住这句话,当是后文贾家抄家前,贾宝玉逢冤被害之大关节。线索太单薄,不展开,留到后文有机会再说。

贾宝玉回来,贾母佯装发怒一回,终究也没啥大事,此事揭过。

奈何林黛玉并不放过,当时正演《荆钗记·男祭》,便和宝钗说道:“这王十朋也不通的很,不管在那里祭一祭罢了,必定跑到江边子上来作什么!俗语说‘睹物思人’,天下的水总归一源,不拘那里的水舀一碗看着哭去,也就尽情了。”宝钗不答。宝玉回头要热酒敬凤姐儿。

要不说林黛玉“心似比干多一窍”,连贾宝玉为什么出去,她都猜到了。薛宝钗不答言,贾宝玉更是不敢,急忙要酒去敬王熙凤了。

王熙凤与金钏儿一天生日,是个不好的伏笔。就像袭人和林黛玉也是同一天生日。袭人之外嫁,最终伏笔林黛玉之外嫁。曹雪芹借丫头之命,伏笔主人之命非常明确。不提。

苏州博迈德纳米材料有限公司  电脑版  手机版  苏州市吴中区木渎镇230省道藏书888号广成工业园11号厂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