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资讯动态排球联赛尴尬中"裸奔" 乒超离职业化目标仍很远
排球联赛尴尬中"裸奔" 乒超离职业化目标仍很远

在即将过去的2015年,伴随着中国体育迎来的新挑战,各运动项目联赛的职业化改革被越来越多的人提及。无论是正如火如荼进行的全国排球联赛、改头换面后再度亮相的全国羽毛球超级联赛,还是已经以职业化为目标努力了很多年的乒乓球超级联赛,都距职业联赛的标准还很远很远。除了足球、篮球这两个市场化程度相对较高的项目联赛逐步走上了正轨外,国内很多项目的联赛2015年都还在摸索中画着未来的饼,却始终难以充饥。

排球联赛 无赞助在尴尬中“裸奔”

国家体育总局排球运动管理中心今年首次正式提出对全国联赛进行职业化改革的规划,并且制定了“三步走”的初步方案。然而就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全国排球联赛却在今年遭遇了尴尬——联赛失去了赞助商,被迫“裸奔”开场。联赛各支参赛队不得不在赛前紧急自己寻找服装赞助商,这让所有球队措手不及。

2015年,中国女排在郎平的带领下夺得女排世界杯冠军,重返世界之巅。喜悦之余,全国排球联赛并没有因此受到更多关注,很多赛场依然只有依靠组织球迷才能勉强让赛场变得热闹。与排球市场整体平淡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四川排球在2015年迎来了又一个春天,时隔多年后,四川排球迎来了第一个赞助商。虽然赞助的金额不多,但对于沉寂多年的四川排球来说,这无疑是一针强心剂。除此之外,四川排球在连续多年引进外援后,今年四川男排终于看到了冲击四强甚至更高目标的希望。并且,四川排球也跟随排管中心的脚步,制定了四川排球职业化改革的初步方案。四川排球的复苏更多还是依靠外力帮助,本土队员要想进一步成长还需要时间的积累。

作为三大球项目中市场化程度最低的排球,联赛的改革是必行之路,只是这条路还非常坎坷,市场需要培育、开发,观念需要改变,任重而道远。

羽超联赛 规则年年变吸引力下降

相比于排球联赛一直在平淡中运行,创建于2010年的羽超联赛则显得有些混乱。规则、赛制几乎每年都在变,甚至一度还引入业余球员参加代表中国羽毛球最高水平的联赛。一系列的改变不但没有让羽超联赛被大家接受,其关注度反而越来越低,甚至一个赛季打完后,很多人都不知道有这么一个联赛。

12月初,重新亮相的羽超联赛终于回到正轨,赛制重新回到了苏迪曼杯团体赛赛制,也引入了更多赞助商对联赛进行包装。12月1日,李宗伟出席了新赛季羽毛球超级联赛开幕式,加上林丹本赛季也参赛,球迷都在等着看一场大戏。没想到,李宗伟本赛季并不参加羽超联赛,转而参加印度羽毛球联赛。并非没有中国的俱乐部出钱请李宗伟,而是今年羽超联赛因为受奥运会挤压,赛程太密集,李宗伟害怕受伤。与李宗伟一样,缺席联赛的大牌外援还有李龙大、裴延姝以及拉特查诺等人。

羽毛球真的没有市场吗?据最新的全民健身调查数据显示,羽毛球已经成为继散步、跑步之后的第三大全民健身运动,全国参与人数超过2.5亿。显然,羽超联赛遇冷是自己出了问题,朝三暮四的改革让联赛变成笑柄,如今的联赛更像是乒羽中心为羽毛球国手们增加福利而准备的赛事,并非真正想认真搞好的职业联赛。

乒超联赛 离职业化的目标仍很远

在中国体育的综合性项目中,乒乓球超级联赛是起步较早的、以“职业化”为目标的联赛。1995年12月在广东开始了首届中国乒乓球俱乐部比赛,2000年这一赛事正式升级为超级联赛。在过去的20年里,乒超联赛经历了多次改革,但始终无法突破束缚。

从最早的运动员无流通,到后来的摘牌转会,再到如今运动员突破专业注册地束缚,可以转会流动,可以说一步步都在向着职业化的目标前进。然而即使如此,乒超联赛距职业联赛的目标依然很远。

四川小将朱雨玲近年来已经成长为中国女乒的绝对主力,三年前因为四川没有女乒球队征战超级联赛,所以将朱雨玲转会出去。本赛季乒超联赛结束后,朱雨玲与现效力俱乐部的合同到期,四川非常希望引进一家乒超俱乐部,将朱雨玲转会回四川。然而,按现有转会政策,即使四川拥有一家乒超俱乐部,且给出了封顶的报价,也无法轻易将朱雨玲转会回来。因为按目前乒超联赛的转会规则,如果有两家以上的俱乐部都出到了同样的封顶转会价格,就将按今年联赛的成绩来决定该运动员的转会去向。乒超联赛之所以制定转会封顶价格,是因为当年无序竞争导致转会价格猛涨后,很多中小俱乐部很难生存,所以乒羽中心出台了这一规定。但时至今日,这项规则已经制约了联赛向职业化迈进的脚步,同样到了需要改变的时候。

其实,不管是排球联赛、羽毛球联赛还是乒乓球联赛,对中国体育来说它们都已经是职业化的探索者了。对这些联赛来说,2015年难言完美,即使在2016年恐怕也很难让球迷满意。改革和探索需要时间,同样也需要理念的更新。

相关链接

中国女排难以撬动排球市场

回首2015年中国体坛,最振奋人心的莫过于中国女排时隔11年再次登上世界冠军的领奖台。然而,短暂的欢呼之后,国内排球市场并没有因为中国女排的再次崛起而被搅动。今年四川排球的赞助商就提出一个观点:中国排球市场很大,但排球人一直被“关”在训练场上,有时候真的需要走出去与市场多接触。

中国女排上一次在世界大赛上登顶还是在遥远的2004年雅典奥运会上,时隔11年,郎平带着一支新军,继去年世锦赛夺得亚军后,在今年9月的世界杯比赛中夺得冠军。中国女排也凭借这个冠军获得了明年里约奥运会的入场券,郎平因此成为历史上首位以运动员和教练员身份均夺得世界冠军的排球人。当然,最让人振奋的还是一批年轻小将已经挑起了大梁,朱婷荣膺世界杯最有价值球员实至名归,她也被视为中国女排明年征战里约奥运会的主心骨。

中国女排在2004年雅典奥运会上夺冠后,国内排球联赛就迎来了最佳的市场化改革时机,但由于种种原因,我们错过了。这一次中国女排在世界杯上再夺冠,影响力远远不及2004年奥运会夺冠,也很难为中国排球带来改革的新机遇。但可以肯定的是,中国女排这块金字招牌并没有被排管中心在联赛中好好利用,不是她们撬不动排球市场,而是缺少一双操控杠杆的手。

苏州博迈德纳米材料有限公司  电脑版  手机版  苏州市吴中区木渎镇230省道藏书888号广成工业园11号厂房